?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村的上方,许多年前有一座被废弃的水磨坊,安静的承受时光的洗刷,偶尔经过前去好奇探望,只有几块烂掉的木头,在一旁呆呆的望着昔时与之亲你合作的石槽,架设木料的地方,还有几只不甘村的上方,许多年前有一座被废弃的水磨坊,安静的承受时光的洗刷,偶尔经过前去好奇探望,只有几块烂掉的木头,在一旁呆呆的望着昔时与之亲你合作的石槽,架设木料的地方,还有几只不甘寂寞的蜘蛛勉强添着几分生机。的蜘蛛勉强添着几分生机。

门前,是一条流经村寨上阕的水沟,滋润了这村与另一村间的田地,也自然养活了几代人的性命,由于地域因素,水沟仍旧像以前一样流着,唯独水量少了些,被利用的途径变回了单一的养田。

碾米机的诞生,是它注定退出舞台的征兆,只不过这村地处边疆,侥幸多活了几年半载,就像那个苟延残喘的朝代,或早或晚,迟早要挨那么一刀。

砌在土壤里的石头,原本就来自土壤,它不会寂寞,只是苦了在森林里看惯了热闹的木块,没有了往时磨坊工作的声音,没有了流水潺潺的安眠曲,不

若它足够幸运,可以多被提前建造几百年,它应该可以走到退休的年轮,木朽了人们还在恋恋不舍试图延续它的生命。

然而,它终于还是走错路了,不是乱了方向,是根本不知该怎么走了。

它悠然不慌的节奏,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水牛,体型硕大无比,看似可以承千斤重量,却早已承担不起,挥着鞭子怒骂怒打,疼在皮上,想要用力一把,被皱纹排满的眼角,发出了求饶的信号。

历史,等着新的发现,代替现有的不该继续存在的一切东西,不急不慢,总可以被相互替换的出现。

简陋的茅草房,在木质阁楼没有出现以前,不见得有什么不好, 容易腐朽的木材,又怎么抵得过坚硬的钢筋水泥,那些不甘心的倒下,就像你迷失的城市的方向,没了特色最后不知归处。

它曾默默的为村里几百户人家做过贡献,不求索取当然不计得失,几十年如一日,没有休假自然也舍不得不工作,那里毕竟就是它一生可以自豪的场所。

可惜,它终于还是得离开了,就像另一边安然享受现代气息的古建筑,被别人毫不留情的请出了历史舞台。

而今,仅有的几块烂石头,孤独的等着别人来终结它们的命运,烂的发霉的木块,不也被几个不识趣的小孩,搬回家当木料烧了,听说煮出来的饭没有添加香味,只是烟却比其他的大多啦。

火,一直扮演着凶残的角色,一把火烧尽始皇帝的阿房宫,一把火烧没了春秋战国的杰作,在未来的日子里它一定也可以扮演各色各样的角色。

有一天,当我们的民族忘记了语言,当我们的子孙试图挽留民族符号的时候,当我们不知道怎么告诉后代这是一个怎样的发展进程的时候,我们拿什么证明它们就像在有一天,当我们的民族忘记了语言,当我们的子孙试图挽留民族符号的时候,当我们不知道怎么告诉后代这是一个怎样的发展进程的时候,我们拿什么证明它们就像在故事里一样,存在于祖先的生活。里一样,存在于祖先的有一天,当我们的民族忘记了语言,当我们的子孙试图挽留民族符号的时候,当我们不知道怎么告诉后代这是一个怎样的发展进程的时候,我们拿什么证明它们就像在故事里一样,存在于祖先的生活。。

然而,我毕竟无能为力,或许,我也正是那个拾了几块木头当柴烧的孩子,也正是捡了几块石头,又随意丢弃的孩子。

可是,总得留着些什么吧,是该些什么东西。

一个人可以不做伟人,却万万做不的罪人。

那是民族的根,是精神的脊梁,是家国的希望。 毁灭,再也不可能重生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