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适逢大哥要出国务工,恰巧小妹一家从郑州回家探亲,难得的团聚。大大小小十几口,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聚会上还有两个小嘉宾,是邻居家的两个小姑娘芷晴和牧歌。近来,因为她们爷爷奶奶回老家有事,父母又上班繁忙,无法按时接送孩子上学。就暂时跟我家的两个小朋友一起,都由我父母接送。

在吃饭闲聊的时候,媳妇讲了个在吃饭闲聊的时候,媳妇讲了个笑话。有一天芷晴爸爸去接芷晴,在班级门口等了半天,孩子们都走完了,还没看见芷晴。着急的打了几通电话,发现原来是自己走错班级了。听完后,大家都笑了。我却突然一阵心虚。果不其然,媳妇问起我来,你闺女和儿子都在几班啊?我心中忐忑,沉默不语。脑子急转,却只知道孩子们读几年级,还真不知道具体在哪个班级。没办法,我只有用更夸张的笑话化解尴尬。我问闺女:姑娘,你现在读几年级啊?在那个小学啊?懂事的小姑娘脸色一红,怼了句傻爸爸。大家笑了笑,又开始说孩子们的事。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有一天芷晴爸爸去接芷晴,在班级门口等了半天,孩子们都走完了,还没看见芷晴。着急的打了几通电话,发现原来是自己走错班级了。听完后,大家都笑了。我却突然一阵心虚。果不其然,媳妇问起我来,你闺女和儿子都在几班啊?我心中忐忑,沉默不语。脑子急转,却只知道孩子们读几年级,还真不知道具体在哪个班级。没办法,我只有用更夸张的笑话化解尴尬。我问闺女:姑娘,你现在读几年级啊?在那个小学啊?懂事的小姑娘脸色一红,怼了句傻爸爸。大家笑了笑,又开始说孩子们的事。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

可因为这件事,我的内心波澜起伏。我又记起刚刚的一件事。在吃饭前,我刚到家,一边在微信群里说工作,一边跟小妹一家聊天。这时,小孩们从外玩耍回来。儿子看到我,唰的一下就冲我而来,让我看他画的画,看他的玩具,十分黏糊。而我却因为思考着,怎么在微信工作群中回复棘手的问题,一直在抠可因为这件事,我的内心波澜起伏。我又记起刚刚的一件事。在吃饭前,我刚到家,一边在微信群里说工作,一边跟小妹一家聊天。这时,小孩们从外玩耍回来。儿子看到我,唰的一下就冲我而来,让我看他画的画,看他的玩具,十分黏糊。而我却因为思考着,怎么在微信工作群中回复棘手的问题,一直在抠手机,消极的应付儿子。等我忙完了,儿子也没兴致了,也就不再热乎我了。,消极的应付儿子。等我忙完了,儿子也没兴致了,也就不再热乎我了。

还有一件事也闪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和大哥都住在森林半岛一个小区里,房子离的很近。大哥最近两年,每隔半年回家探亲一个月。这一个月,孩子们跟大伯非常亲热。大伯大伯的常挂在嘴边,以至于看到我这个当爸爸的,也经常脱口而出:“大伯大伯,带我们出去玩吧,诶,不对,是爸爸,爸爸爸爸带我们出去玩吧”。我离家时,也是如此,经常听到:“大伯再见,诶,不对,爸爸再见”。

细细回想,这两年来,所有和孩子们甚至整个家庭的互动,都是这种消极状态,心不在焉。从没有一天,真正用心的陪陪孩子们。忙工作的时候在忙工作,不忙工作的时候又在花费时间,排解工作压力。无法做到随时随地角色转换,即把工作做好,又把家庭照顾好。

想到我自己的一双儿女,又不禁想起我堂哥家的姑娘。姑娘是老二,出生在老家外出打工潮刚开始盛行的时候。那个年代,外出打工都不带孩子。所以小姑娘和她哥哥都被放在家里,由大爷大娘抚养。堂哥堂嫂外出的时候,小姑娘还不会说话。等年关回家过年时,小姑娘已经学会说话了,但却不会叫爸爸妈妈。孩子还小,等明年大了就学会了,大人们都这样想。转眼间,外出打工又是一年,又逢年关。小姑娘还是不叫爸爸妈妈。小姑娘认生,明年再大点就知道亲了,大人们又这样想。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小姑娘七八岁时,仍没有喊过一声爸爸妈妈。过年走亲戚时,亲朋们有时候会逗小姑娘,说“饭做好了,去喊你爸爸妈妈来吃饭”。小姑娘总是说让哥哥去喊。偶尔自己会去,但走到她爸妈身边时,却说:“诶,吃饭了”。爸爸妈妈在心中,却怎么也喊不出口,每次都是如此。

这个时代有多少父母是这种状态?孩子的内心世界又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身边确实有很多“这个时代有多少父母是这种状态?孩子的内心世界又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身边确实有很多“经典”的故事,而我也是这些“经典”故事的主人翁之一。各中酸楚,唯有自知。网上说,在远方有工作却没家,在故乡有家却没工作。有时候我想,在远方得到了什么,看是清晰,细思模糊。而在故乡失去了什么,看是模糊,实则清晰。这是一代人的痛,还是一类人的痛?我也不知道。但我多么希望这个社会,在未来不再创造这样或那样的“经典”故事。”的这个时代有多少父母是这种状态?孩子的内心世界又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身边确实有很多“经典”的故事,而我也是这些“经典”故事的主人翁之一。各中酸楚,唯有自知。网上说,在远方有工作却没家,在故乡有家却没工作。有时候我想,在远方得到了什么,看是清晰,细思模糊。而在故乡失去了什么,看是模糊,实则清晰。这是一代人的痛,还是一类人的痛?我也不知道。但我多么希望这个社会,在未来不再创造这样或那样的“经典”故事。,而我也是这些“经典”故事的主人翁之一。各中酸楚,唯有自知。网上说,在远方有工作却没家,在故乡有家却没工作。有时候我想,在远方得到了什么,看是清晰,细思模糊。而在故乡失去了什么,看是模糊,实则清晰。这是一代人的痛,还是一类人的痛?我也不知道。但我多么希望这个社会,在未来不再创造这样或那样的“经典”故事。

“爸,妈,吃饭了”,尽管堂哥堂嫂从来不说,但我知道堂哥堂嫂内心深处,很想听到二姑娘发自内心的,大声的喊出这句话。我想那时,堂哥堂嫂一定会泪流满面。想象这一幕情景,我已泪流满面。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