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此时的江南小镇弥漫着春天的气息。我没有目的的漫步在街头,看着马路两旁青瓦白墙的古朴楼群,路边葱绿的樟树上不知什么时候挂起了红红的灯笼,这绿树红灯的对比里,各自明艳, 节日的气氛显得愈加浓烈,似在提醒我过年了。

行人道上人来人往,主路车水马龙,小镇浸在热热闹闹的节日的气氛里,温馨、祥和之中有几分惬意。我走在人群里觉得自己像空气一样,樟树不厌其烦地为我一路铺设着背景,街边的垃圾箱已如刷白的宣纸,上面毫无重复地画着竹、菊、荷花和枇杷……广场的木制树栏边是三三两两休闲的人,把惬意飘扬在早春的风里,我风衣的下摆迎风舞起,我心也如一池碧水,在春风里波澜起伏。

我不知道我想干什么?该往哪里走?我不知道是我不属于这里,还是这里不属于我?突然觉得这里陌生得仿佛是我从未涉足过的地方。

我用步子跟着我的影子,像尘埃一样漂浮流浪。心里的围墙在脚下的步子里慢慢高筑,来自护我一颗流浪的心。我尽量让自己的脚步轻快些,也许就能让我用步子跟着我的影子,像尘埃一样漂浮流浪。心里的围墙在脚下的步子里慢慢高筑,来自护我一颗流浪的心。我尽量让自己的脚步轻快些,也许就能让心情随着脚步轻松一点,希望过往也不再那么沉重。随着脚步轻松一点,希望过往也不再那么沉重。

突然自问:是我厌倦江南了吗?还是我想念北方的亲人和朋友了?或者是我的世界不知不觉地变了,是变好了还有更糟了呢?我已无从知晓,只是心中有着无名火在烧,自己像一座随时喷发的火山。

我想我应该是个温和的人,却个性很强,一不小心有人打破了我的容忍度,我就变成了别人眼里藐视世俗,无视理法的叛逆者。或许我有着锋利的棱角和不温吞的刀锋,但我从来都是用自己的善良和善解人意试着把它们包裹起来,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我的犀利,我只想成为温暖而简单的人,与世界交好,与所有人友好。

我最喜欢沉醉在孩子那天真的模样里,倾听他的喜怒哀乐,懂他的涂鸦。我可以放声歌唱,可以像个诗人,也可以像个我最喜欢沉醉在孩子那天真的模样里,倾听他的喜怒哀乐,懂他的涂鸦。我可以放声歌唱,可以像个诗人,也可以像个故事大王,带他走进童话,把他画进我的画,为他,我走近宫崎骏,喜欢动漫;为他,我可以描绘整个世界,尽管我在它面前一无是处,但我已厌倦无所作为的日子,岁月已在我的案头积压足够的尘埃,如果这注定是我人生最辉煌的时刻,我怎么能在未开赛之前就退场呢,纵使再落魄不堪,我也要坚强一点,再努力一点。大王,带他走进童话,把他画进我的画,为他,我走近宫崎骏,喜欢动漫;为他,我可以描绘整个世界,尽管我在它面前一无是处,但我已厌倦无所作为的日子,岁月已在我的案头积压足够的尘埃,如果这注定是我我最喜欢沉醉在孩子那天真的模样里,倾听他的喜怒哀乐,懂他的涂鸦。我可以放声歌唱,可以像个诗人,也可以像个故事大王,带他走进童话,把他画进我的画,为他,我走近宫崎骏,喜欢动漫;为他,我可以描绘整个世界,尽管我在它面前一无是处,但我已厌倦无所作为的日子,岁月已在我的案头积压足够的尘埃,如果这注定是我人生最辉煌的时刻,我怎么能在未开赛之前就退场呢,纵使再落魄不堪,我也要坚强一点,再努力一点。最辉煌的时刻,我怎么能在未开赛之前就退场呢,纵使再落魄不堪,我也要坚强一点,再努力一点。

但我坚持的那些以为呢?在我脑海中走过无数遍的如果呢?总是明知人生无法从头,却依旧无法克制想从头再来的愿望,那些梦想和希望如今散落在故乡的哪个地方呢?忘了是在什么时候,在来时的路上,我已经看不见自己规划的人生,却在慌不择路里迷失了。

那些言简意赅的道理我都懂,却依旧想不明白自己该怎么活?对着纷繁复杂的世界,心中有着明明灭灭的一丝希望之火,让我小心翼翼地朝着前方展望前行,却是苦并时而清醒时而迷茫。

想起一些以前的孩子气,历经沧桑却还像当年一样倔强,不是所有的事都像我想的那样,当世界咄咄相逼的时候,我不知道我要以怎样的我去做选择。

当世界偏离我们想象的时候,我们会迷惘,会困惑,会感到不安,会无所适从,甚至会痛不欲生,当发现自己无法贯彻理念,实现梦想的时候,我们正在不知觉而又无可挽回地失去了自我。

想到这我感到有些凉,拥紧了风衣。太阳已经西坠,一个温馨的夜又要笼罩江南小镇,拥抱它的古朴和温情,拥抱樟树和古老的梦。

在异乡,在这个古老的小镇,在这平常而又落寞的黄昏里,莫名升腾起一种凄凉和在异乡,在这个古老的小镇,在这平常而又落寞的黄昏里,莫名升腾起一种凄凉和伤感。。

我想走走,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我,又该去哪里?能去哪里?我漫无目的地游走,就像一个孤魂在流浪。

我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样,我又会在哪里?

每个流浪在外的人,在落寞黄昏后的华灯初上时,都会有一种想念,慢慢升起,然后是无法言说的酸楚,在夜幕下一点一点扩散。

突如其来的想念是夜空深邃惆怅的眼眸,星辰就是那泪光闪闪。

有些地方是天黑时突如其来的向往,有些人,关于温暖,是夜幕降临的寒凉里控制不住的想念。而我们都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已不是个孩子,还能依靠谁呢?该走的路,一个人也要勇敢地走完,该闯的关,我们无法退缩。

就算整个世界洪荒滔天,回头望望那个心灵家园,让我人在路上坚定勇敢。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