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下万科高管的光环,年近半百的毛大庆身上有不少标签,“优客工场创始人”是其中最鲜明的一个。

毛大庆这一年有点忙。在过去的2018年,他先是对整个联合办公行业进行了连续7次并购,接下来又为旗下公司,优客工场完成了一笔数额2亿美元的D轮融资。而此次融资距离继它的上一轮,仅仅间距了三个月时间。

很难相信,这一系列疾如闪电的动作,是毛大庆在一年之内完成的。

没有人怀疑过他的资源整合能力。在万科从业的五年内,毛大庆就将其销售额从43亿,一举拉升到200亿,这使得其在再度创业以后,许多投资人也依然愿意和他站在一起。但毛大庆仍说,自己感受到的,仍是处处被外界“质疑”。

这个说法与多数人的想象不同。近三年来,8轮融资,2次并购,估值超百亿,优客工场已然成为了这个领域的头部,但围绕着它的争议与观望也从未离开过。被质疑的焦点主要围绕着,这个产业的实际生存能力和尚不清晰的盈利模式。“做为一个尚未验证的新物种,这样的高估值合理吗?”一位业内人士困惑地问。

优客工场的探索是中国共享办公行业发展历程的一个清晰的缩影。中国的地价和租金水平本身就高,如果将其目标定位为创业公司,靠工位赚钱,支付能力很低,因此,大部分共享办公企业的做法是,将各种社会资源嫁接进来,发挥长尾效应,找到利润,但这需要重度的线下运营,而运营需要时间。而毛大庆的做法是,在此基础上,尝试用“社区思维”聚拢流量式的互联网思维,来解决这一问题。

 

在他的计划里,靠线下几个点慢慢渗入来盈利的地产模式,太慢太单一了,所以优客工场要去做规模效应,即-----每个店负责做具体运营,而优客工场则负责把它们圈起来,成为自己的数据入口,来做整合,做平台,做大会员服务,实现强者恒强。他说,“创业必须要回到本质,实现商业价值。”

在参加猎云网CEO年度峰会时,毛大庆称,优客工场的主要业务模式将以提供企业服务为入口的直营办公空间运营、企业会员和个人会员的线上增值服务、楼宇管理输出这三大业务板块。除此之外,还提供相关的财务法务、商学教育、广告营销、大数据、投融资、资源对接等服务。

在采访时,他也曾向猎云网提到,这几年创新工场在转型升级时的一处微小变化。“以往招聘,我们会侧重考察应聘者的的地产从业经历,而现在,我们会格外考察他的互联网思维”。-----而这处小细节,也从侧面窥见毛大庆尝试将移动互联网与传统模式结合的新动向。

做为业内探路的第一批吃螃蟹者,在采访时,毛大庆反复强调的一个观点是,共享办公是一个极其年轻的产业,而他自己,也正尚处于一个不断推翻自己,快速纠错查错的阶段。这也使得他在回答公司未来的问题时,极其在意逻辑和准确,“这个我不能说”“未来我不知道”“我很久都不预测趋势了”“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这种谨慎,正是中国共享办公产业既充满希望又混沌不清的探索期反映。在并购期结束之后,这家企业将面临着一些更复杂的新挑战。一些需要闯关的问题包括:内部,伴随着创客工厂在国内外不断扩张,并购企业的相互融和与运营管理,需要升级;国内外市场上,它面对美国竞争对手Wework的入局和对战;在资本上,当整个联合办公行业进入了整合期,如何协调各方需求,满足资本要求回报的渴求。这都需要毛大庆在接下来的时间内,不断给外界抛出答案。

而只有在谈及企业问题之外时,毛大庆才会略显放松,愿意敞开自己,显示出行业批判与底层关怀共存的微妙一面。在采访,他坦诚自己“每一天都很焦虑,每一天都在推翻自己”。在其译作《鞋狗》推广期时,他说,创业者就是脸面对平原,背后就是悬崖的那个人。-----“你只见他光鲜亮丽,却不知他退一步就是粉身碎骨。”

所以,你如何看待他的谨慎?你又想了解一个怎样的毛大庆呢?在毛大庆为“一张桌子”做主题演讲的期间,猎云网曾经采访到他。在这次采访中,我们的一些问题主要是围绕着优客工场进行,再此之外,我们也会穿插问到一些公司之外的问题。对于前者的采访,你们也许会看到许多,对于后者,我们或许可以借此窥见他,不太愿意面对公众过多展开的另一面。

2015年,毛大庆从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任上离职,继而创立联合办公项目优客工场。2016年8月,优客工场完成新一轮融资,估值近55亿元,风头正盛。两个月后,毛大庆第二个创业项目,生活方式平台「共享际」横空出世,获得4亿元A轮融资。2017年1月18日优客工场完成B轮4亿元融资 创立1年半估值近70亿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两个创业项目都是商业地产的一种延续。

声明:本文来自生意我最行,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创业家立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