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高铁时代,相见可以很快。但除了相见,真希望其他什么都是慢啊。

慢慢地走。一边走,一边聊。一边走,一边在你的耳边做小动作,揉揉你的小耳垂,给你的脖颈里吹吹风。一边慢慢地停下来,久久地注视同一处触动内心的景色。不管多么美丽的景色,都是需要慢慢地去品尝,你才会发现更多的绮丽。浮光掠影,相机拍下的刹那,比实际的景色,不知欠缺了多少。所有真实的景色都是会变化的,是灵动的,是分层的,是有主次的,是绵延的。我们留在相册里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想和你说话,慢慢地,不谈国家大事,只谈遇见的景,遇见的人,从那所看所听中,听你怎样看出细节和真实,或被你指出什么地方值得细细想和你说话,慢慢地,不谈国家大事,只谈遇见的景,遇见的人,从那所看所听中,听你怎样看出细节和真实,或被你指出什么地方值得细细欣赏,驻足赞叹。从走马灯般穿行的他人身上,学习和借鉴什么。,驻足赞叹。从走马灯般穿行的他人身上,学习和借鉴什么。

看见一家人,带着尚在襁褓的孩子。你说,那么小的孩子,不应该带出来攀山越岭。这一点我暗地里不同。却故意不说。我在心里设想着许多理由。尽管那孩子或许记不住多少,但她会记得那危险之境下的贴身相护,会记得几个亲人手中的流转,每一个都倾注了满满的爱给她。她不是看风景来的,她是来体验惊险和温暖的冲击。她或许不懂得危险,但她肯定会了解大人内心的惶恐和惊叹。

孩子对你都是无限的好奇。因为你有一双亮闪闪的灵活的眼睛,因为你有灿烂明亮的笑容,因为你和他们说话,总是没大没小,又轻松孩子对你都是无限的好奇。因为你有一双亮闪闪的灵活的眼睛,因为你有灿烂明亮的笑容,因为你和他们说话,总是没大没小,又轻松幽默,你的态度自然地会感染孩子。越小的孩子越懂得分辨,谁是善良的。面相凶恶的人,绝对得不到他们的喜欢,而你——如果你愿意,肯定会让孩子们整天粘着你,你会让他们开心,也会让他们生气,但他们会喜欢,因为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如游戏一般令人着迷。你说,假若孩子见了那人,会看着哭,那人就危险了。对于别人来说是危险的,那人是恶人;也可能对于他自己来说,是危险的,他有大凶。,你的态度自然地会感染孩子。越小的孩子越懂得分辨,谁是善良的。面相凶恶的人,绝对得不到他们的喜欢,而你——如果你愿意,肯定会让孩子们整天粘着你,你会让他们开心,也会让他们生气,但他们会喜欢,因为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如游戏一般令人着迷。你说,假若孩子见了那人,会看着哭,那人就危险了。对于别人来说是危险的,那人是恶人;也可能对于他自己来说,是危险的,他有大凶。

不知不觉地就听你说了许多“至理不知不觉地就听你说了许多“至理名言”。虽然不一定认同,但却放在了心底,有时候一些朴素的道理,口口相传之下,或许你以为会被渐渐遗忘,但却在静静独处的时候,或者因为其他的缘起,而忽然浮上心头。”。虽然不一定认同,但却放在了心底,有时候一些朴素的道理,口口相传之下,或许你以为会被渐渐遗忘,但却在静静独处的时候,或者因为其他的缘起,而忽然浮上心头。

这次没有能好好地看你。那天,你在灯下凝视我,只是凝视,竟然什么话也没说。这次我没敢睁开眼与你对视,因为我的眼中有妨碍爱的东西,我怕你看进我的心底。有怨恨、有懈怠、有躲闪,我不敢睁开眼,我怕眼里流出的忧伤和无奈,流进你的心底。

我想要慢慢地爱。然而情势总不容我慢。

我不明白你怎能,那么快地走出不安和不快。

总是在黄昏的时候,在暮色四合,亲人们互相总是在黄昏的时候,在暮色四合,亲人们互相思念的时候,你粉墨登场,出演你熟悉的角色。尽管演员只有你自己。或许你的演技已经炉火纯青,但有人看着你的背影,心已经跌落深谷。的时候,你粉墨登场,出演你熟悉的角色。尽管演员只有你自己。或许你的演技已经炉火纯青,但有人看着你的背影,心已经跌落深谷。

而你却一转身,就要将她托向云端。

或许这是另一种涅。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