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读这气势如虹的诗,心神跟着飞扬起来。

谷雨一整天的雨,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怎样枯看雨滴如幕,遮天蔽日。不理就不理吧,也习惯了。有时想找个机会,像小女人一样的哭诉埋怨一番,然而终究是人在眼前,却不忍相责。可以自己承受的,过了就过了吧,何须惹得都不痛快。

是愿意一同食甘餮沃,而不肯一起食糠咽菜的。有一切好,都要一一分享。可惜男人是不是傻,不明白这份心。

原来原来,天堂指的是两个人,两颗心。

你总是说,跟你一起,就是伊甸园,在哪里也可以。

两个人在一起,什么样的方式都可以,没有什么固定的程式,有时候,我会拘泥,你也会,总想臻于至境。其实哪里有什么至境呢?

随心随缘,坦然接受,不就是最好的一切。

你说,不说话,就是要爆发;而既然开口说了,就揭过了。其实在等待你的爆发,不管你怎么样处理,都会跟在你的身后,即使露宿街头。但你嚷嚷几句,就笑了。双方似乎

很硬气的样子,其实都在等,一个后退的台阶。

然后,就来了电话,然后就算了。都累了,只想安稳地住下而已。

那么一刻,忽然有完全陌生的感觉。那种不安,那种颓废,从虚空打开一道缺口,把人放逐进去,似乎只有自己。

去喝酒,不想看见人那么多,簇拥在一起。面对面的饮。人家都要打烊了,结果被我们俩给耽搁了。厨师走了,小弟也走了,只剩一个大姐在旁边,等着关门。

你滔滔不绝地说,两小瓶江小白。你倒了一杯给我。今天肚子不太舒服,你滔滔不绝地说,两小瓶江小白。你倒了一杯给我。今天肚子不太舒服,心情也不大好,有点不想喝,但看你喝得不开心,本来酒倒给你半杯,又倒回来。也不大好,有点不想喝,但看你喝得不开心,本来酒倒给你半杯,又倒回来。

你说,很多话没地方说,你说不能说呢。现在说给我听,听的人此刻隔着雾,隔着夜色。不能出一点事,我听见你心中的担忧。怕给孩子哪怕一丁点儿的影响,一个极度护犊子的人。当有所顾忌时,亏欠的就只能是爱了。明白那些是你必须背负的,不能像摘下面具一样,轻轻抛在一边。他们是你的血肉,哪里可以生生剥离。看着你依然善言,但却不再共情。而况你始终隐藏自己,以为开放和坦荡,实际却是纠缠和束缚。

背着重负是依然的,但不再是甘心被引领,而跟从着你。在爱的道路上,你我似乎走进了某个岔道,能否再回转,并相遇?完全依靠爱的吸引力。引力若够了,自然不管怎么兜兜转转,总要相见的。

有的时候,我想天才的演员。必有莫可名状的无奈。看到你潇洒地举杯,邀约那并不存在的人喝酒,心里汩汩地冒着凉气。一个人如何能这么孤独呢?而这种与尔同销万古愁的空寂,是无解的。我感觉自己的力量,如虫蚁面对大象一般。

我开始怀疑,我之于你的意义;而你之于我的意义呢?同样需要重新定义吗?

一直认为爱是相互的给予,然而现在只有馈赠,没有付出,这令我很不习惯。精神和物质不应该都是对等的吗?如果一切只是因为,应该这样做,而不是出于爱,必须这样,难道不是走入了另一个窠臼。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