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北方的风很是烦人,因为沙尘太多了。春天了,柳枝绿了,花儿开了,然而风沙也来了。连续几天大风,刮得天昏地暗的,末了又下了一阵雨,这下好了,窗户上糊的满是泥沙。我想,得找时间擦擦窗户了,然后就想起一句话来“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想,这真是毫无逻辑的一句话!不扫一屋,就不能扫天下了吗!何况时光匆匆,北方的风很是烦人,因为沙尘太多了。春天了,柳枝绿了,花儿开了,然而风沙也来了。连续几天大风,刮得天昏地暗的,末了又下了一阵雨,这下好了,窗户上糊的满是泥沙。我想,得找时间擦擦窗户了,然后就想起一句话来“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想,这真是毫无逻辑的一句话!不扫一屋,就不能扫天下了吗!何况时光匆匆,人生苦短,要成就大事业的话,本就不该在无关琐事上浪费精力与光阴!苦短,要成就大事业的话,本就不该在无关琐事上浪费精力与光阴!

百度了一下,原来这句话是两个典故混淆出来的东西。

话说东汉陈蕃(就是徐孺下陈蕃之榻的那个陈蕃)15岁的时候,自己住在一个院子里学习,他老爸的老朋友薛勤来看他,见他院子里又乱又脏,就问他为什么不打扫打扫好招待宾客呢,陈蕃就说了,大丈夫处事,当扫清天下,安事一室为?薛勤听了,很以为奇,才知道陈蕃有廓清天下的志向。这里并没有谁怼出什么“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狗屁话来。

陈蕃扫清天下可不是说说而已,他终其一生都在全力践行这一理想,只可惜生不逢时,处在了最坏的时代,就是桓帝、灵帝的时代,就是刘备“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的桓帝灵帝呀。😔

自汉而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五代,以至宋、明,都没有人怼出“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话来。直到清朝刘蓉写了一篇《习惯说》。

刘蓉在刘蓉在文章里说,自己年少读书的时候,习惯在房子里一边踱圈一边吟咏,品味,思考……屋子里有个坑,他也没在意,久之也习惯了。后来他老爸来看到这个坑,就说自己屋子都不好好打理,将来怎么治理家国天下呢?就让僮仆把坑给他填平了。然后刘蓉再踱圈的时候,就脚下好像凸起来一块,往下一看,却是平坦的,原来是自己以前习惯了坑,现在坑忽然没了,就觉得那个地方凸起来一块似的。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他才又适应了这块平地。他就感悟了:习惯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呀,人一定要慎始呀。里说,自己年少读书的时候,习惯在房子里一边踱圈一边吟咏,品味,思考……屋子里有个坑,他也没在意,久之也习惯了。后来他老爸来看到这个坑,就说自己屋子都不好好打理,将来怎么治理家国天下呢?就让僮仆把坑给他填平了。然后刘蓉再踱圈的时候,就脚下好像凸起来一块,往下一看,却是平坦的,原来是自己以前习惯了坑,现在坑忽然没了,就觉得那个地方凸起来一块似的。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他才又适应了这块平地。他就刘蓉在文章里说,自己年少读书的时候,习惯在房子里一边踱圈一边吟咏,品味,思考……屋子里有个坑,他也没在意,久之也习惯了。后来他老爸来看到这个坑,就说自己屋子都不好好打理,将来怎么治理家国天下呢?就让僮仆把坑给他填平了。然后刘蓉再踱圈的时候,就脚下好像凸起来一块,往下一看,却是平坦的,原来是自己以前习惯了坑,现在坑忽然没了,就觉得那个地方凸起来一块似的。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他才又适应了这块平地。他就感悟了:习惯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呀,人一定要慎始呀。了:习惯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呀,人一定要慎始呀。

那么,“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应该就是后人把上边两个典故混一起弄出来的了。

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屋不可不扫,至于扫除天下,那就是太遥远的事情了。所以这句话一出来,就成了主流话语,尽管实际上它根本就是毫无逻辑。

风又在呼啸了,窗户还是先不着急擦了吧。

环境越来越坏,这也是没有慎始的结果,然而慎始通常都是难以做到的,因为认识总是随着实践进程逐步发展的,谁又能在一开始就全知全能,知道怎样最好呢?又有谁不是在懵懂无力中来到世上的呢?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